1. <strong id="wazck"><sup id="wazck"><th id="wazck"></th></sup></strong>
      <cite id="wazck"></cite>

        <optgroup id="wazck"></optgroup>

      1. 
        
        <span id="wazck"><sup id="wazck"></sup></span>

      2. <legend id="wazck"></legend>

      3. <optgroup id="wazck"><li id="wazck"></li></optgroup>
      4. <sub id="wazck"><sup id="wazck"></sup></sub>

        中華網

        設為書簽Ctrl+D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
        軍事APP
        當前位置:軍事 > 軍事要聞 >

        美國亂港真相:“顏色革命”走到第六步 流血事件還遠嗎?

        美國亂港真相:“顏色革命”走到第六步 流血事件還遠嗎?
        2019-08-17 08:46:22 環球網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參與評論(0)人
        軍事APP頭條APP

        還有人想當炮灰嗎?

        美國亂港真相:“顏色革命”走到第六步 流血事件還遠嗎?

        經過第五步制造騷亂,香港版“顏色革命”到了第六步:制造罷工、升級恐怖行動,造成城市癱瘓。

        香港暴亂活動仍在持續。8月13日晚、14日凌晨,在香港國際機場,部分暴徒先后圍毆一名內地游客、一名內地記者,并阻撓救治。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徐露穎說,我們對這種近乎恐怖主義的行徑表示最強烈的譴責;香港激進暴力分子完全突破了法律的底線、道德的底線、人性的底線。

        此前,8月11日傍晚,有暴徒在深水埗向警察投擲汽油彈,致警察多處燒傷。當晚,香港警司協會主席陳民德總警司表達了憤慨:使用汽油彈襲擊警察是極端暴力行為,是絕對不能接受的嚴重違法罪行。不論訴求是什么,都沒有任何理由合理化這種惡行,“事實上,這已經是恐怖主義行為”。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楊光表示了嚴厲譴責,指出香港激進示威者“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

        兩個多月以來,向國徽潑墨、把國旗丟下海、打砸立法會大樓、咬斷警察手指、挖議員祖墳并且倒掉骨灰、機場追打老人、圍攻上班市民……一系列不可理喻的事件,讓人們禁不住要問:香港到底怎么了?!是誰在背后指使?!

        8月6日,《環球人物》記者采訪了中國社科院美國問題專家張國慶。他開門見山地告訴記者:“美國這次在香港搞‘顏色革命’,手法十分熟練。”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表示,香港近期的暴力事件“是美方的一個‘作品’”。

        采訪次日,國務院港澳辦和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在深圳共同舉辦香港局勢座談會,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直截了當地說:在近期的游行示威和暴力活動中,一些人鼓吹“港獨”,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包圍和沖擊中聯辦,肆意侮辱國旗、國徽和區徽。這些行為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正如香港不少人士所說,修例事件已經變質,帶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征。

        這是“顏色革命”的判斷首度見諸官方表態。

        2019年8月,示威者占領了香港國際機場。

        2019年8月,示威者占領了香港國際機場。

        美國在香港搞“顏色革命”的步驟

        “香港的‘顏色革命’和美國在其他國家搞的‘顏色革命’,步驟大體是一致的。第一步,潛伏人員,加強情報工作,使香港成為東方情報站、情報熱土,很多情報人員,包括很多非政府組織人員穿梭其中。第二步,發動基本人群,開始對他們洗腦,惡意攻擊甚至‘妖魔化’中國。前兩步很早就開始了。第三步,準備和預演,5年前發生的‘占中’事件就是一次預演。”張國慶說。

        2014年9月28日凌晨,“港獨”分子、香港大學副教授戴耀廷等人在香港金鐘添美道發起集會并宣布“‘占領中環’正式啟動”,金鐘、旺角等多條街道隨即被示威者占據,陷于癱瘓。長達79天的非法“占中”行動讓香港公共秩序、經濟發展、市民生活遭受巨大沖擊和破壞。“占中”第三十八日時,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教授雷鼎鳴就測算過,保守估計已造成損失達1萬億港元。直到12月15日,香港警方在銅鑼灣進行最后一次清場,“占中”鬧劇才落幕。

        “‘占中’雖以失敗告終,但為反華分子‘鍛煉’了隊伍,今年鬧事的很多是參加過‘占中’的人。”張國慶說,“‘占中’過后,第四步就是和平請愿和抗議活動。如果一開始就搞暴力、非法活動,很容易被控制,也很容易引起反感。所以在這一步,請愿不是目的,上街才是目的。把人群合法地聚合在一起,串聯起來,形成規模。今年香港發生的事,一開始還相對和平,屬于第四步。第五步就是把事件升級,使其變成社會騷亂,包括阻礙公共交通、圍攻政府機關、和警察對峙等。

        這場以上街和騷亂為目的的活動起于今年6月9日。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為由,反對派組織“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組織了民眾集會和游行示威。他們散布消息稱,新修訂的《逃犯條例》一旦通過,中央政府就會利用條例涵蓋范圍羅織罪名任意拘捕和引渡身在香港的人士(即“送中”),令被引渡人遭受不公平的審判,使《逃犯條例》成為政治打壓的工具。“民陣”稱,當天有103萬人參加了游行。但香港警方的統計表明,高峰期有24萬人參與了游行。組織方公布的人數往往比實際數字高兩三倍,為的就是夸大效果

        據舊版《逃犯條例》,香港與英國、美國、新加坡等20個司法管轄區簽有移交逃犯的協議,但其中不包括中國內地、臺灣以及澳門。2018年2月,一名香港男子在臺灣殺害了香港女友及其腹中胎兒,拋尸后潛逃回港。香港警方抓獲該男子后,因港臺之間沒有移交逃犯協議,該男子無法移交至案發地臺灣受審,只能在香港以盜竊罪等判處29個月刑期。受害人父母痛苦難當,懇請香港特區政府盡快修訂《逃犯條例》,將兇手繩之于法。

        為堵塞法律漏洞,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的建議,并在廣泛聽取民意的基礎上向立法會提交《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立法會原定于6月12日舉行會議,開展《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審議工作,但因示威人群在立法會附近占據道路、聚眾滋事,暴力沖擊警察防線,會議被迫取消。對這一結果,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在華盛頓的記者會上說了一句“著名”的評論:“發生在香港的示威游行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告訴《環球人物》記者,立法會共有70名議員,其中建制派43名,反對派26名,另有一名有待補選。如果6月12日正常審議《逃犯條例》,通過的概率是比較大的,所以那些人極力阻撓。6月15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布,暫停修例工作。

        “在臺灣的電視節目《夜問打權》里,我們一條條地討論過,‘反送中’者擔心的劇情從頭到尾都不會發生,因為言論、出版自由不在條例中,不能因此被移送引渡,而且決定引渡與否的權力在香港法官。反對的人究竟在怕什么?他們到底是‘反送中’,還是‘反中’?!”臺灣知名電視節目主持人黃智賢在接受《環球人物》記者采訪時激動地說。

        現在已經進入第六步:制造罷工

        修例暫停了,但示威者仍然不依不饒,甚至變成了暴徒。6月21日,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及特區政府大樓,還向警員投擲雞蛋,用激光照射警員眼睛,令警務工作及政府多個部門受到影響或被迫停止運作。有法律專家表示,當日示威者行為已涉嫌最少7宗罪行,包括非法集會、串謀或煽惑公眾妨擾罪等。5天后,示威者再次包圍警察總部,并拆掉了“香港警察總部”牌匾。

        又過了5天,香港迎來回歸紀念日,大批示威者沖擊了立法會。多名警員被打傷,立法會大樓玻璃門被鐵棍、鐵籠車等撞毀。他們還沖擊出入口鐵閘,從撬起的鐵閘縫隙,向立法會大樓內施放不明煙霧及燃燒物,逼退警員后撬開鐵閘,蜂擁闖入立法會大樓,大肆破壞,監控設備的網線被剪斷,文件散落一地。示威者還在眾目睽睽之下撕掉基本法,涂污香港特區區徽,甚至把英國殖民時期使用的龍獅旗掛在了主席臺。何君堯在接受《環球人物》記者采訪時說:“立法會到現在都無法工作,預計要到10月才能恢復工作。”

        2019年7月1日,暴徒沖擊了香港立法會。

        2019年7月1日,暴徒沖擊了香港立法會。

        熱門推薦

        熱點排行

          掃描到手機×
          亚色图